工厂化资讯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>工厂化资讯

    新三板食用菌上市公司澳坤生物深陷“多事之秋”

    发布日期:2018-10-27 来源:  来源:中国食用菌商务网
    食用菌新三板上市公司澳坤生物于10月24日遭主办券商风险提示,澳坤生物存在公司财务信息披露不真实、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批程序并披露、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事项、未及时披露股东所持有5%以上股份被冻结事项等违规行为。 如今澳坤生物深陷多事之秋,令人唏嘘。
    资料显示,澳坤生物由现实控人李学功于2004年牵头成立,公司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屯里镇东芦村工业园,起初公司主营业务为杏鲍菇的种植及销售,直到2012年公司开展有机肥业务之后,澳坤生物形成了以杏鲍菇及有机肥生产为主的业务格局,并迅速成长为山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。
    涉及多项诉讼,公司部资产被冻结
    从澳坤生物刚挂牌时的财务数据来看,公司运营能力非常不错,2015年,公司营收近1.58亿,归母公司净利润超过5000万,销售毛利率达49.84%。而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,公司似陷入了流动性危机。
    2016年12月20日,澳坤生物向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筹集1400万元投资款,利息为年化12%,投资期限半年,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。澳坤生物实际控制人李学功之子李亮以其持有的澳坤生物1200万股新三板股票为该笔款项提供担保。
    2017年4月17日,澳坤生物以公司设备进行融资,向融资租赁(上海)有限公司签订售后回租协议,租赁期限36个月,租金按月支付,每期支付484,798.00元。澳坤生物实际控制人李学功以自己所持的5,000,000股限售股份做质押,质押期限从2018年1月8日起至实际还款日。
    2017年6月25日,向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的借款到期,澳坤生物没有支付。自2017年12月起,对银领融资租赁(上海)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租金也未缴付。
    与此同时,澳坤生物与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(以下简称“湛卢九鼎”)的对赌协议也在2017年达到最后履约的期限。2011年10月27日,湛卢九鼎向公司增资35,000,000元,占公司注册资本的18.8462%,并约定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前提交发行上市申报材料并获受理,否则,若于2016年12月31日前没有挂牌上市,则应回购湛卢九鼎所持股份。
    澳坤生物显然无力支付这些欠款,借款公司纷纷将其告上了法庭。如果公司持续无法偿还债务,那么该冻结股份可能会被债权人接手或转让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经营权或将发生变化。
    杏鲍菇降价  公司业绩大幅下滑
    从公司披露的2017年财务报表中,可以看出,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为7047.51万元,净利润-7011.23万元,而上年营业收入为1.1亿元,净利润为21.91万元,两相比较,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,而且出现亏损。
    事实上,公司已是连续两年营业收入大幅下滑,但成本却显著提高,销售毛利率2015年达49.84%,2017年直降到19.01%。
    澳坤生物2015年营收1.57亿元,2016年下降到1.10亿元,2017年直降到7047.51万元。与2015年相比几乎夭折。而2017年营业成本却高达1.42亿元,2015年的营业成本仅1.03亿元,多出达四成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
    澳坤生物称营收下降系杏鲍菇降价所致。2016年澳坤生物仅实现营收1.10亿元,净利润也仅为2134万元,之前连续飘红的业绩也就此戛然而止,在经历2016年业绩大幅下滑后,2017年初此时已压力山大的澳坤生物竟决定投资4000万元用于光伏板组件的采购,在公司资金链已然比较紧张的情况,公司这招病急乱投医没有获得意外之喜,由于光伏项目未达到当地政府的发电并网要求,该项目被迫中止,而合作方也无力偿还投资款,也就是这笔投资等于打了水漂,这也让本就入不敷出的公司现金流更加紧张,直接影响到公司相关借款和租金的偿还并导致最终逾期。
    而这一年最坏的消息当属于2017年9月,澳坤生物突然宣布公司主营产品杏鲍菇暂时停产,主因除了市场不景气外,最主要的便是由于去年来势汹涌的“煤改气运动”等因素导致生产成本直线增加,且改扩建计划也因环保因素进展不力,所以无奈停产自公司成立以来的主打产品,至今仍没有实现复产。
    笔者觉得,澳坤生物从三年前“载誉而来”再到如今诉讼缠身、公司命悬一线,一切皆有因果,当前局面虽有环保大棒的意外落下的偶然因素,但对上市急切渴望下的无暇转型无疑是公司加速走向危局的助推器,这家曾经的食用菌新三板上市公司的迅速“陨落”史都值得食用菌企业好好思考。(来源:投资有道、临汾经济圈)
    博聚网